当前位置:中国普者黑 >> 文苑集萃 - 文学作品 - 奔 跑

奔 跑

  • 栏目:文学作品   时间:2018/8/7 16:31:47   来源:    点击:   作者:瘦马

  •     这个季节的雨总是带着阴冷气息,只有伞为我撑开一片晴空……
        无论心情如何糟糕,只要站在三尺讲台上,我一定是神采飞扬,因为太喜欢那些孩子和这一份并不被人看好的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。今天早上是习作课,和孩子们一起探讨如何来写《童年》这篇作文,可能是他们熟悉的经历吧,课堂气氛好极了,在孩子们争先恐后的讲完各自的童年趣事后,我让他们在草稿上写下描写童年的词语:幸福,快乐,天真无邪,无忧无虑,多姿多彩……
        课程圆满的结束,心情却变得沉重了。我的童年呢?我该用一个怎样的词语来形容?快乐,无忧无虑,多姿多彩这些都不对,我想,我的童年只能用“奔跑”来概括。是的,我一直在不停的奔跑,为的是能追上你离去的脚步。从有记忆开始,关于母亲的映像完全是一片空白,而我又是那么的渴望有妈妈的庇护,我用孩子狡黠的心思打探着你的消息,零零碎碎拼凑起来的信息是模糊让人失望的。
    妈妈,你知道吗?当同龄孩子扎着漂亮的蝴蝶结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,梳头却是我最痛苦的事,每次父亲在我的头上笨拙胡乱的扎一个小八哥或是编个羊角辫后,一直要等到我把它顶成一蓬乱草,父亲才会重新给我梳头,每每粘在一起的发丝是那么的难舍难分无法梳理,每一次都痛得我泪水直流。那种痛留下的阴影,让我至今不能接受各种款式的卷发。
        如今每次回老家,村口的那座小桥依然是我的目光不愿触及的地方,儿时,总是在傍晚时分和小伙伴们一起在小桥边,边玩游戏边等放工归来的父母。远远的看到从生产队里放工归来的父母,小伙伴们总是欢快得如同小鸟般扑进父母的怀抱,被父母亲抱着举着架在肩上向家走散,而我只能一个人伸手抱着路旁的大柳树转圈,假装若无其事的看着天空发呆或是手指不停的绞着衣角,落寞得像一片被风吹起又抖落的树叶。
        读初中二年级时,有一天下午正上着体育课,有同学说语文老师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,怀着疑惑的心情走进老师的办公室,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和老师说着什么,心突然有种莫名的激动和慌乱。见我来了,老师招手说:“快来看看谁看你来了。”我迅速的看了一眼那人,又很快的低下头,老师见状说:“傻丫头,这是你妈妈啊!妈妈看你来了,快叫啊!”
        “妈妈,一个陌生又遥远的称呼。”我最终没有叫出那一声“妈”,扭头哭着跑开了。只是那一眼,我记住了母亲的模样:我们有着相似的五官;记住了她红红眼眶里的泪水。我的念想终于有了轮廓。
        17岁考上师范学校,父亲问我要不要他送我,我倔强的说不用,一个人背着简单的行囊来到学校,报道,注册,找宿舍整理床铺,自己办一切入学手续。用鄙视的眼光看那些父母亲人前呼后拥的学生,心里却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滋味。一切安顿好后,跑到学校后面的小丘上独坐,看着慢慢落到山那边的夕阳,泪水终于忍不住喷涌而出,妈妈,那时候,我是那么的想你。我后悔你唯一一次去看我时没叫你,后悔没跟你说说话,问问要怎么才能找到你,甚至,17岁的我第一次想到了死,我想,如果我死了,妈妈,你会不会出现,会不会难过,会不会哭,会不会来看我一眼?最后我给了自己答案:你不会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刻骨铭心的爱上了马致远的《天净沙•秋思》。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
        后来,分工,结婚生子,每一个人生的节点,多想与你共享,多想有你握紧我的手,却都缺少了你的陪伴。
        那次我锁骨跌断住院手术,打了电话跟你说,希望你来看我。可是,我一直盼到出院回家,伤口快要痊愈时你才出现。
        妈妈,你所有缺席日子,我都用双手拥紧自己,仿佛被你深爱着。
        我终究没能追上你,牵住你的衣角,去你母爱的怀抱里撒娇,耍赖,撒泼;去吮吸爱的甘露,去寻一个遮风避雨的港湾;始终不曾知道失去的母爱是一首什么调的歌。

  • 上一条:穿越时空的马铃声
    下一条:赏荷
  • 相关信息:
  • 马年马奔 中华中兴

  • 资讯排行

    最新资讯

    旅游指南

    文苑集萃
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,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,请注明来源。微信二维码,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
   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.zgpzh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