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中国普者黑 >> 时政专栏 - 民族团结 - 一个人的升旗仪式

一个人的升旗仪式

  • 栏目:民族团结   时间:2017/10/12 22:20:06   来源:《普者黑》    点击:   作者:谭 凯

  • 父性的喜马拉雅山,高高地站在青藏高原上,捧出老阿妈雪莲花般圣洁的心。青藏高原上迎风开放的朵朵格桑花,诉说着老阿妈感人肺腑的故事。

    在电视里、在网络上我首次让识次仁曲珍老阿妈,认识聂拉木县樟木镇的邦村,一个深藏在喜马拉雅山怀里名不经传的藏族小山村,因百岁老阿妈次仁曲珍对五星红旗难于割舍的感人故事,更是她哪颗金子般对五星红旗、对祖国的博大爱心深深地深深地打动了我,并像雪莲花般久久开放在我的心中。

    吊角楼上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,定格为喜马拉雅山脚下最美丽的风景。

    藏族老阿妈次仁曲珍,百岁老人的心,半个世纪来雪莲花般向五星红旗静静开放。45年16200天38880个小时,老阿妈朝圣般风雨无阻一个人在吊角楼上取旗、升旗、收旗瘦小的身影,在我的脑海中一天天丰满、高大起来,雪山、高原、草地、吊角楼、五星红旗默默记下这一天文数字。

    这人间大爱,怎一个言字能说?

    “远方的大雁请你快快飞,捎个信儿到北京,翻身的农奴想念毛主席.......”半个世纪过去了,每当次仁曲珍老阿妈唱起当年才旦卓玛唱过的这支歌时,被青藏高原风风蚀过的老脸上如迎风开放的格桑花样美丽。纵横流下的一行行老泪,诉说旧西藏把人变成鬼,新西藏把鬼变成人的动人故事。

    老人额上一道道勒痕和掉光的头发,复制旧西藏嘎厦政府统治下农奴们的悲惨生活。在旧西藏嘎夏政府统治下,农奴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,农奴头上永远高悬着奴隶主的皮鞭、屠刀和永远完不成的各种摇役赋税,生活在邦村的农奴们,山高崖深土地少,人们主要靠交换土特产品和出卖苦力为生,在高山峭壁深渊下,不知埋着多少孤魂野鬼,这一段路素有“地狱之路”的恶名。为了躲避赋税,求得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空间,大多数村民采取了结队绕路躲避关卡的办法,虽然路上有照应,但人多易被发现抓住。乡亲们在皮鞭下翻滚告饶的哀叫声在山谷中回荡,在次仁曲珍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。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粮食,次仁曲珍采取了一种最危险和最极端的生存方式,选择独行和摸黑走夜路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在苦难的环境夹缝中生存下去。

    我仿佛看到一幅阵年板画,一个女人在漆黑的夜里,头上顶着山样的包裹,蜘蛛样在悬崖边上负重摸索攀行,悬崖断壁下面是一堆堆的白骨。这是为了生存而又必须在“鬼门关”讨生活的经历,农奴们这样的生活方式一直延续到中尼公路修通。

    山高坡陡崖深,哪里的人们在贩运货物的过程中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。旧时代樟木沟里的村民负重运输的方式非常特别,用头顶不用肩扛。用一根绳子将货物捆实挽成套。负重时,用头顶着套,将货物附在背上。翻山越岭、攀爬悬崖是相当危险的事情,人一旦失足,头一歪一偏,就可以丢弃货物保命,如果用肩负重,一旦失足的话就人货俱失。这是现代文明社会中的我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出的答案。一种负重的方式,竟然与生命延续的几率相关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很多的村民在悬崖峭壁下葬送了性命。次仁曲珍的姑姑跌下悬崖时的惨叫声,永远地停留在老人的记忆深处,至今无法忘记。

    水牛年初村里的头人跑了,木鼠年深秋毛主席派来了金珠玛米(解放军),西藏解放了,邦村农奴翻身做了主人,火一样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喜马拉雅山上。金珠玛米把农奴当亲人,把头人们的土地、牛马、房屋分给农奴,租用了村民的土地要付租金,借了村民的东西要归还,还要付报酬,尤其是雇用了村民干活,要发给盐巴作工钱。比起旧社会旧政府的官差,解放军不知要好多少倍。还帮他们修公路,连接外面的世界。老人说,解放军是菩萨兵,要不然,他们怎么敢在那么高那么深的悬崖上开路呢?我们村的男人,虽然常年在悬崖上攀爬行走,但是像解放军那样的悬空干活,却没有一个敢。聂拉木到樟木40公里的路是(金珠玛米)强行在悬崖峭壁上开凿而成的,它的艰难和险峻,在西藏是屈指可数的,樟木镇上的革命烈士公墓,有87位烈士因为修筑中尼公路而长眠于此。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,我们伟大的祖国发生着深刻变化。樟木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由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,发展成为国家级陆路口岸。次仁曲珍老阿妈见证了新旧西藏翻天覆地的变化,她坚信火一样红的五星红旗是熊熊燃烧的火炬,既能烧毁万恶的旧世界,又能温暖西藏百万农奴的心。大星星是中国共产党、是毛主席、是金珠玛米,小星星只有紧跟着大星星才能不迷失方向,人民才能过上火一样红的好日子,在五星红旗的照耀下,什么东西都能变成金子。“3.14”暴乱,次仁曲珍反复告诫人们说:“暴乱分子打匝抢,反党反社会反人民,西藏人民决不答应,他们必定会受到菩萨的惩罚。”

    从1965年起,次仁曲珍老阿妈45年来风雨无阻,独自一人进行着一个人的升旗仪式。她对五星红旗的崇拜,对祖国的热爱,对母亲的祝福都浓缩在升旗仪式中,在第97个国际“三八”来临之际,我情不自禁拿起笔来,写下这篇难以收割的散文,献给见证新旧西藏两重天的伟大女性藏族老阿妈次仁曲珍。

  • 上一条:雷锋—中华民族之魂
    下一条:为残疾人撑起一片希望的蓝天

  • 资讯排行

    最新资讯

    旅游指南

    文苑集萃
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,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,请注明来源。微信二维码,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
   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.zgpzh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