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中国普者黑 >> 文苑集萃 - 文学作品 - 走不出母亲的目光

走不出母亲的目光

  • 栏目:文学作品   时间:2017/9/30 14:44:18   来源:    点击:   作者:刘金焕

  • 世界上有一部书是永远写不完的,那便是母亲,她把所有的牵挂沉默成满脸岁月沧桑的皱纹,圈住儿女们,无论儿女们流浪的足音弹向何方,永远走不出母亲慈爱的目光。

    这是一个美丽的清晨,女儿送进幼儿园后的第二周六,我和女儿在沙发前喜喜哈哈做着游戏,母亲在客厅闲适地剪着玫瑰,不时地向我们母女张望。阳光从宽大的玻璃窗射进来,洒满客厅,洒在母亲脸上,母亲的脸有种沉静而释然的美。母亲突然对我说,女儿进幼儿园,嫂嫂中午回不了家,哥哥没人照顾,要离开我们去和哥哥一起生活。母亲说完,转身进厨房准备午餐。我们的游戏嘎然而止,我默默地呆望着母亲的背影,思绪变得很纷繁,我感觉到母亲过往的岁月里充满的牵挂,正附着空气的分子在我的心里弥漫。我鼻子酸酸的。

    回首悠悠的往事,云样的柔软,梦样的温沉,又山野般的冷清与孤寂。母亲家出生贫寒,外公去世早,上了两年学后,外婆将自己精湛技艺绣花传给母亲,从此,心灵手巧的母亲用一根针牵引千丝万线开始演奏生活的旋律,编织着充满了幻想的童年。母亲14岁那年,穿着借来的嫁衣带着外婆传给的针线包,伴随着唢呐声音和哭声,走近父亲十五口人的穷家,每天鸡刚叫头遍,母亲就掌起了灯,为全家人准备茶饭,乐得奶奶逢人便夸母亲,小小年纪做的粗茶淡饭总是那么有滋有味。

    随着我们兄妹六人相继出世,母亲的人生就像一幅画卷在贫穷与操劳中缓缓舒开。母亲白天经营着大地,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用她那双长满茧疤的手将清淡的日子缝缝补补,一根根丝线从母亲疲惫的手中抽出,经过无数层序变成我们的鞋子、衣物,母亲用生命的丝编织了心中对儿女的那份思念和牵挂。我们只能用黑夜里的无眠细细地感受,在黑夜里或者是那个有雨的下午,总有母亲焦灼等待迟归孩子的身影,使我们对黑夜产生的恐惧烟消云散。我们离家时,母亲夜不成眠,为我们打点行装,送我们上路,她站在村口撩起衣角擦着泪,直至车辆消失在婉延的公路上……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在那些艰辛的日子,母亲历经痛失子女的磨难,历经艰苦岁月拉扯成堆子女的困苦尴尬,母亲将辛酸饥饿的细节留给自己,把生活中仅有的甜蜜贮存在我们兄妹身上,将牵挂装在怀里,用清瘦和母爱磊起中国妇女坚强的脊梁。

    随着生命的脚步,我们一点点地长高,母亲一点点地变老,多病。我们成人,母亲的日子刚刚露出点幸福的颜色,父亲便病世了,留下一个孤单的母亲,悲伤一点点地浸透到了母亲的生命里,容颜老去的母亲鬓梢又多了一缕白发,佝偻的脊背蹒跚的脚步定格成一道沧桑的风景,面对沧桑岁月留下的印痕,我们却难以分辨老了的是母亲,还是我们的岁月。但无论老的是母亲还是我们的岁月,母亲仍以一种充满无限的怜爱、无限关怀、无限的牵挂的目光从背后注视着我们。

    在母亲眼里我们永远是怀中那不懂事的孩子,无论漂泊了多久,我们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母亲的视线和牵挂。女儿出世,为了帮我带孩子,母亲到城里和我一起生活。在月子里,孩子整夜整夜地哭,母亲便整夜整夜不睡,抱着孩子到客厅里哄。一天深夜,我从梦里醒来,看到母亲抱着女儿头斜靠在沙发上,母亲紧闭双目,满头满脸满身的汗,花白的头发凌乱地披散在白色的沙发巾上,母亲的脸像历经几十年风霜雨雪剥蚀的岩,伤痕累累。母亲有严重的颈椎病,只要劳累过度一犯起来就会天旋地转,大汗淋漓,恶心呕吐。我泪如泉涌,抱开女儿,扶母亲躺下,哭着说,妈以后我来哄孩子吧!母亲用坚定而微弱的声音说,“我是老毛病,歇歇就好了,月子守不好会落下终身的病”。母亲叨叨的这几句话是在安抚我那流血疼痛的心,一种沉重的隐忍许久的忧郁撞击着我,我告诉女儿母亲是她生命源泉的源泉,这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忘记,唯独不能忘记的是母亲给我们的一切。

    有母亲在,无尽的幸福总是将我层层包围。早上7点钟母亲做好早餐叫我起床,8点钟我去上班,母亲打理好女儿收拾好家里带着女儿出去玩,顺便买菜,11点半我下班,母亲会准点为我备好午餐,吃过饭我午休,母亲洗碗涮筷,晚上5点半下班母亲的晚餐绝对准点备好,母亲每天如此。一天中午下班,看到母亲背着女儿,提着菜一路小跑,我赶上母亲问她跑什么,她喘着粗气对我说:“我把表看错了,10点半看成9点半了,就在买菜那多耽搁了一些时间,怕误了你们睡午休,跑着回来做饭呢”。母亲说着仍就背着女儿小跑,接过母亲手里的菜,“妈你没必要这样,不就是吃晚一点吗……”,“你们习惯睡午觉,吃按了就睡不成”。我提着菜赶上,看着母亲那可爱的样子我笑了,笑着笑着一种热辣辣的东西从我的眼里流了出来,我知道那是我的眼泪。60多岁的母亲经常肩腿疼痛,一有空母亲便自己拍打,我们家住五楼,每天母亲都要背着女儿上上下下几趟。我劝母亲我上班时带带女儿就行,别老那样操劳,母亲是个不善于言词的人,对于母亲的唠叨我没有别人那样深切的感受,母亲没有太多语言,但仍然那样默默地做着。现在女儿长大了,母亲又要回家去照顾哥哥,我不忍心也无法阻止母亲对子女的牵挂和忧思,默许母亲。

    这就是母亲,当我们一生下来就永远走进她的目光,并在母亲暧暧的目光里长大。母亲将脸谱、血液、骨髓、性格、气质之类的东西在我们身体里复制,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把母亲和我们深深地连在一起,我们毫无选择地接受了这些信息。然而,我知道无法将母亲和我们从灵魂深处剥离的是,那用世界上任何语言都永远无法描述的母爱,是儿女们永远也走不出的母亲牵挂的目光。

     

  • 上一条:人其实高不过一棵庄稼
    下一条:自然的呐喊
  • 相关信息:
  • 走不出的季节

  • 资讯排行

    最新资讯

    旅游指南

    文苑集萃
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,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,请注明来源。微信二维码,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
   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.zgpzh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